用地规划

中央一号文件“盘活”集体建设用地

来源:中国建设报    阅读:3975    发布时间:2017-02-10 09:48:03
新春伊始,集体建设用地盘活使用迎来新的突破。
2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培育农业农村发展新动能的若干意见》正式公布。这份2017年的中央一号文件继续锁定“三农”工作,把深入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新的历史阶段农业农村工作主线。
据记者查询,中央一号文件全文共分6个部分33条,文件明确提出,允许通过村庄整治、宅基地整理等节约的建设用地,通过入股、联营等方式,重点支持乡村休闲旅游养老等产业和农村三产融合的发展。同时规定,节约出来的建设用地,严禁违规违法开发房地产或建私人会所。
“三块地”改革全面推进
2月6日,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唐仁健在国新办举行的发布会上解读各方面关注度都很高的农村土地制度改革时表示,中央一号文件主要作出了三方面的推进安排,其中,今年将把农村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和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的试点范围扩大至33个县。
一是土地征收制度、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以及宅基地制度改革等“三块地”的试点试验今年仍将继续。唐仁健说,从去年开始,中央安排了全国33个县进行“三块地”改革试点,今年还要试点一年。到今年年底,将对试点进行评估、总结和验收,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修法。但是,这三项改革目前推行的范围还不够宽,征地制度改革目前只有3个县在试点,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和宅基地制度改革也各仅有15个试点县,因此,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要求“统筹、协调、推进”,要把征地制度和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这两项改革推广到33个县,扩大试点范围。
二是明确了对农民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和集体收益分配权等三项权利的维护。唐仁健说,农民进城后,可以依法自愿有偿转让上述三项权利,但是如何实现、尤其是“有偿”的资金从哪里来,让基层感觉非常困惑。因此,这次中央一号文件明确可以“多渠道筹集资金”,按规定的用途用于集体对进城落户农民自愿退出承包地和宅基地进行补偿。
三是为了探索赋予农户更加完整的宅基地用益物权,适度盘活利用空闲的农房及宅基地,今年中央一号文件要求,要认真总结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经验,在充分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防止外部资本侵占控制的前提下,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维护农户依法取得的宅基地占有和使用权,探索农村集体组织以出租合作等方式盘活利用空闲农房及宅基地,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这个规定非常重要,在宅基地的盘活利用上,有了一些新的考虑和推进措施。”唐仁健说,文件同时还提出了在控制农村建设用地总量、不占用永久基本农田的前提下,针对新产业新业态的发展,盘活农村存量的建设用地。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确保政策执行“不走偏、不出乱子”,文件也设定了一些前提和要求,例如要防止外部资本的控制等。
“农村土地制度在农村是一项具有基石意义的制度。对这项制度的改革,中央历来持审慎态度和稳健导向。一直提的原则性要求是‘稳定和完善’,稳定在先,完善在后。因为这项制度对农民来讲,是命根子,是他们的基本保障,到现在为止这个属性仍然没有改变。”唐仁健表示,在农村土地制度的问题上,有些方面总认为现在推动不够、创新不够。但是他认为,不能为推动而推动,为创新而创新,“有些没看准的力求不动、暂时不动,如果不准不妥的话,有可能犯历史性、颠覆性的错误。
打造“三区”、“三园”加“一体”
唐仁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今年中央一号文件的第一大亮点是在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抓手、平台、载体方面,提出建设“三区”、“三园”加“一体”;第二大亮点是在资源配置方面,提出了大规模实施节水工程和盘活利用闲置宅基地;第三大亮点是在农业主体和人才保障方面,提出积极发展“三位一体”综合合作、培养乡村专业人才。
其中,“三区”即粮食生产功能区、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特色农产品优势区;“三园”即现代农业“产业园”、“科技园”、“创业园”;“一体”则是指田园综合体。
唐仁健表示,当前休闲农业、乡村旅游、乡村养老等新产业新业态用地需求旺盛,中央支持有条件的乡村建设以农民合作社为主要载体、让农民充分参与和收益、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通过农业综合开发、农村综合改革转移支付等渠道开展试点示范。
中央一号文件也提出,大力发展乡村休闲旅游产业,要充分发挥乡村各类物质与非物质资源富集的独特优势,丰富乡村旅游业态和产品,打造各类主题乡村旅游目的地和精品线路,发展富有乡村特色的民宿和养生养老基地。鼓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创办乡村旅游合作社,或与社会资本联办乡村旅游企业。支持传统村落保护,维护少数民族特色村寨整体风貌,有条件的地区实行连片保护和适度开发。
鉴于此,唐仁健特别强调,“当前急需培养乡村建筑设计、乡村规划人才。要鼓励高等学校、职业院校开设乡村规划建设、乡村住宅设计等相关专业和课程,培育一批专业人才,扶持一批乡村工匠。
而作为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改革的试点地区之一,北京市大兴区已在许多方面进行了有益尝试。
“试点突破了诸多法律和制度的限制。”中共北京市大兴区委书记谈绪祥认为,“与国有建设用地同权同价,意味着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将享受上市交易、融资抵押等相关权利。
“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收益能否合理分配,是衡量改革试点成败的关键。”谈绪祥说,“改革要让农民成为‘带着资产进城’的新市民,通过入股村民地租保底,确保农民既得收益不因改革试点而减少。
提到大兴区率先进行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试点的城乡接合部地区,北京市大兴区区长崔志成的表述是“正在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张东林)
回到顶部
站点地图